【百花】小豪的坚持

2020-06-01 16:07 庞婕蕾

小豪的坚持

庞婕蕾

我坐在便利店里,刚打开电脑准备写点儿东西,就见小豪骑着车穿过马路,也进了店。

我问他,他这会儿不是应该和我女儿她们几个小姑娘在花园里玩吗,怎么上这儿来了。他把自行车停好,拉下口罩,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我来给她们买东西吃。”买东西?给她们?见我疑惑,他又说:“我昨天也买口香糖给她们吃了,喏,还剩一片,给你。”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片蓝色包装的口香糖抛给我。

要是我女儿此刻在场,她肯定又要说了:“妈妈,小豪跟你说话的时候一点儿也没把你当大人。”确实,其他小朋友见了我,通常都是叫我“某某某妈妈”或是“阿姨”,小豪倒好,每次都直接叫我的名字:“庞婕蕾!”之所以知道我的名字,是因为我在他们学校作过一次讲座,他看过我写的《了不起的小叶子》,在我面前,他正正经经地说小叶子,背着我,他是这么跟我女儿说的:“你妈妈是不是写过烂叶子的故事,哈哈哈!”小豪有点儿淘气,网课期间,常被老师批评上课关摄像头、提交作业不及时,等等,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好心情。而他喊我女儿名字时,会变着花样喊,一会儿“某某某小朋友”一会儿又是“某某某小妹妹”,很快又变成了“小某某”,我女儿听了不乐意:“哼,我明明还比他大个几天呢。”

小豪才不会在意生日差的那几天呢,在他眼里,她们都是小女生,他是男子汉,走出小区到便利店买东西是男生的分内事。5月,暑意渐浓,他浑身汗津津的,所以他第一时间挑了一瓶冰镇饮料,并问店员讨了两个一次性杯子,说要和另外两个女同学分着喝。店员笑了,我也笑了:“你尽管挑,我来付钱。”他一口回绝:“我有钱,我来买!”态度很坚决,两个回合下来,我只好认输。他带了15元,买完饮料还有剩,剩下的钱该买什么好呢?他犯愁了,嘴里嘟囔着:“她们会喜欢吃什么呢?”店很小,食品货架只有三两个,他拿不定主意,转了好几圈后终于决定买两包小包装的薯片。店员扫完条形码,几样东西加起来总共15.8元。小豪手里皱巴巴的一张10元和5元显然不够。我见状,马上跟店员说:“我来,我来付。”并把微信支付码找出来让店员扫。小豪一把挡住了我的手:“不要,不要。我说了我来付。”但缺了的8毛该怎么办呢?他打算把薯片拿去换个别的,可是又实在不知道该换什么。店员是个大叔,他看了看小豪,又看了看我,笑了笑:“要不这样,我收他15元现金,剩下的8毛我来扫你。”这样操作可以吗?店员说没问题,可以操作。于是小豪没再坚持,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小豪拿着一瓶饮料、两个一次性杯子、两包薯片走向他的自行车,我一看,他手里拿那么多东西,还怎么骑车?于是跟店员说,再买个塑料袋。塑料袋2毛一个,小豪一听,大声喊着:“2毛钱我应该有的。”他还来不及掏口袋,我已经扫码付款了,他显然有些懊恼,接过塑料袋后,下定决心似的说:“下次,我也要带手机出来买东西,我手机里也有钱!”

目送小豪出门,我继续坐下来写东西。写得正酣畅时,接到了我女儿打来的电话,她说花园里小朋友们都散了,让我赶紧带她回家。

我收拾好东西,很快回到小区,帮女儿把自行车推回家。女儿说,小豪刚才被车撞了。我大吃一惊,被车撞?他不会有事吧?女儿赶忙说,也没有那么严重,小豪从便利店回来后,他们一起喝了饮料,薯片没吃,因为手上脏。休息了一会儿后他们骑车玩,小豪拐弯的时候被一辆车擦了一下,自行车上的一个零件掉了,腿上也蹭破了一点皮。

“我们让他去物业办公室问问看有没有创可贴,想带他去卫生间把伤口冲干净,看看伤得严不严重,他居然很生气。他说他才不是娘炮呢,他说我们娘们儿唧唧的,真烦人。妈妈,我们不是在关心他吗,他为什么生气?”

经常在阅读理解题目上失分严重的女儿在生活中也遇到了难题,她不知道关心有什么错,为什么小豪要生她们的气。

我问:“你们最近语文课在学哪篇课文?”

女儿说:“王安忆的《我们家的男子汉》。”

“小豪是不是和课文里的小男孩一样,想成为一个被人称赞的男子汉?”我提示她。

女儿想了想说,确实有点像,小豪常夸耀自己在滑梯上摔了一跤,额头缝六针没哭的事儿,他希望别人夸他像个爷们儿,但是——女儿话锋一转,上次小豪在花园里被那个小眼镜男孩的奶奶说了两句怎么就哭了呢,还哭了两次。

哦,上次的事呀,上次小豪是为了给同班女同学出头,和小眼镜起了争执,被小眼镜的奶奶数落了几句,觉得被冤枉了,百口莫辩,眼泪憋不住,哗啦啦流下来了。身上受伤可以忍,但心里委屈很难忍住,男子汉也是有哭的权利嘛。

听我这么一说,女儿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10岁的小豪有他的坚持,那是向往成为铮铮男子汉的坚持。10岁的小豪当然也有他的脆弱,被误会受委屈不知如何辩解时眼泪不请自来。

10岁的女儿一做阅读理解就蒙圈,对许多人和事无法理解,心里无数个问号跑来跑去。

可是在我眼里,10岁的他们真是天真又可爱!

儿童节快乐!我亲爱的孩子们!

(文中插图作者:啊盖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