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四大洲的一“面”之缘

2021-09-10 10:55

金面具

信息兰州网消息 9月9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了一批三星堆考古最新发现,大大小小的文物中一张完整的黄金面具格外引人注目。

3000多年前,四川盆地的先民在祭祀活动中焚烧填埋下玉璋、铜尊等“圣器”,在历史长河中留下“天人对话”的夙愿。3000多年后,原本山海相隔的古迹依次现世。人们惊奇发现,古蜀遗址出土的金面具竟与古埃及、古希腊和美洲古代文明中的金面具“撞脸”。

在考古学家眼中,金面具的“天缘凑巧”不仅昭示了先人不谋而合的发展智慧,也寄托着各洲人民世代相传的交流愿景。

偶合的匠心

在他国考古发现中,也不乏金面具的身影: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黄金面具成为埃及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古希腊阿伽门农黄金面具被认为是迈锡尼文明的绝佳明证;墨西哥瓦哈卡出土的希佩·托特克黄金面具引发人们对阿兹特克神话“春天之神”的无限遐想……

这些跨越4大洲的金面具不断唤起人们的联想:它们之间是否存在某种渊源?

细观古蜀遗址出土的金面具,不难发现它们都是用模具捶揲而成。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李新伟眼中,这种距今3000多年的商代晚期捶打工艺堪称中国最早、最重要的金器制作工艺。

李新伟认为,黄金捶揲技术是流传于旧大陆各地的,中国的制金工艺或源自欧亚大陆草原地带。距今3000多年的古埃及法老金面具和古希腊迈锡尼金面具,都是采用捶揲工艺制成。

与上述3地有着不约而同匠心的还有新大陆美洲地区。尽管目前尚未发现和旧大陆间存在相关交流的证据,但那里的先人也逐渐发展出捶揲工艺来制作金器。

契合的韵味

几大洲的先民利用黄金打造出令人惊叹的神秘面具,尽管其用途略有不同,但考古学家认为这些金面具契合着不同地区先人对超自然力量的崇拜,并成为类似信仰的载体。

图坦卡蒙黄金面具以及阿伽门农黄金面具用于逝者。关于三星堆黄金面具,考古学家推测其目的主要是为增加铜像或巫师的神秘感,赋予人与神灵沟通的能力。

李新伟解释说:“古蜀遗址出土的许多文物都有太阳神鸟的形象,这显示出古人对于太阳的崇拜。黄金闪烁着太阳般熠耀的光芒,因此古人格外珍视黄金,并将其制成面具等圣器,借以同神灵沟通。”

重合的愿景

三星堆“上新”的消息往往让世界各地的考古学家振奋不已。哈瓦斯在听闻今年年初三星堆出土一件黄金面具残片后激动地说,中国新出土的黄金面具是“21世纪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然而目前相关史料仍很匮乏,各文明之间如何联系和交往存在无数谜团,令考古学家好奇神往。奥尔蒂斯认为,三星堆的新发现将推动全球考古界进行更深入的研究调查,追溯远古文明的发展历程。

“三星堆堪称文明互鉴的绝佳例证,”李新伟表示,不同文明间应相互学习、共同发展,各洲先人也正是怀揣互鉴融通的愿望,才共同推动人类社会走向今天的繁荣。

□据新华社北京9月9日电